上了老板娘。

这一年,风吹得很冷,在公共汽车站旁,身心都冰冷的我站在那里候车。 自从两年前农历的那次打架之后,我的生活和工作都糟糕透顶。 人家说“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而我就“十有二十”, 甚至三十、四十或更多。 总是事与愿违。 在金钱上又损失了不少。 一个又穷困又孤独、对这世界的冷酷无情完全看透的年青小伙子, 试问还有谁人可以与我共谈心酸事或者连安慰一下都没有。 我想没有人`好像我现在这样潦倒了吧或者有, 但永不会碰在一起共宣心迹吧 不过,这晚却例外, 寒风凛冽昏黄的街灯照耀下,路的那边走来一个人。 脚步声柔弱,像是发生一场大病似的软弱无力。 那人走近前来,依稀看到装束,是一个女人, 乌黑的长发披肩身穿黄白色的外套,青蓝色的紧身牛仔裤, 把下身紧紧的箍着大腿及内侧更为突出,完全可以感觉到她下体的丰满;双手放入衣袋里, 束着外套踽踽而行。 大风吹过,一阵寒意。 那女人走到面前,长发飘起,看到其样貌甚是清秀, 瓜子脸庞柳眉杏眼,鼻子高翘,樱桃小嘴,只是脸色苍白, 眼里有无限哀伤。 她也是在候车的。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个人,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甚是面熟, 难道真的是她五年前我在一家公司里做事,虽没什么挫败, 比不上现在的潦倒但也不如意,好像我这辈子都是不如意的。 这家公司是一家小规模的公司,每日流水式作业, 苦闷到极而且工资又低,但那时的老板娘却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妇, 三十岁出头身材匀称,老板娘虽和老板结婚多年, 但从未生过孩子因此样貌和身材一直都保持得很好, 再加上个性开朗活泼总是爱逗人说笑,谈天说地, 日子倒也过得不错也就因为这样我才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两年。 虽然过了五年,现在不在那家公司做事,但我还是记得老板娘的一言一行, 一颦一靥样子更是忘不了。 总觉得眼前这女人就是那老板娘,但又奇怪怎么会变成这样完全失去往日的那种神采。 夜凉如水,满天星斗。 这夜甚是寂寞。 公共汽车还没来。 我望着身边这个女人,越看越面善,心中有好几次想开口想询问眼前这位女人, 但话到口边却又说不出去。 终于,我鼓起勇气问道∶“小姐,你是否叫做伦凤婵”那女人回过头来, 幽怨的眼神望着我说道∶“你是谁”我说道∶“你不认得我啦我是阿天啊!以前在你公司那里做事的。” 那女人沉思片刻,好像也想起了,说道∶“原来是你啊!好久没见了。 现在做什么啊”说着她好像放松了许多。 我说道∶“真的是老板娘,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我现在一间公司里当文职,日子很难过。” 我见老板娘完全不在意,就又说道∶“老板娘, 你怎么会在这里老板呢他不跟你在一起 老板娘叫伦凤婵 姓很特别名也特别,人更是独树一格,一阵风吹来, 我闻到她身上飘来的香味心神为之一荡。 老板娘听到我提起她丈夫,眉头一皱,心情很沉重, 望着地下久久不作声。 我见她满怀心事,精神极差,便安慰她道∶“你和老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但老板娘只是望着地下出神, 好像没听见我的说话。 我轻轻的摇了摇她,问道∶“你怎么啦”老板娘回过神来, 眼圈红红的望着我我心一打突,忙问道∶“你……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说给我听吗”谁知老板娘竟然抽泣起来, 眼泪夺眶而出把我吓得不知所措,竟然想不到安慰的言语。 这时我大胆的扶着她的双臂,纤细的臂弯在我粗大的手掌中可以感受到她的无助和痛苦, 我用手轻轻的把她的两行泪水拭抹然后温柔的道∶“你有什么伤心的事, 说给我听吧我愿意分担你的痛苦。” 这时,有车子来了,我急忙擦干她的眼泪, 拉着她上了公共汽车把她带到我的住处。 这几年我都是一个人住,因为我和家人闹得很不愉快, 索性就搬了出来住孤家寡人的也算自由自在。 房子是在一幢残旧的唐楼里,面积虽不甚大, 一房一厅也够我一个人住的。 我把老板娘带进屋里,一个男人的住处就是很乱, 报纸便当等杂物丢到整个房子都是我连忙把它们执拾好扔进厨房, 然后倒两杯热茶出来。 老板娘这时精神已好了好多,接过热茶喝了几口, 人也平复下来但握着茶杯的手仍微微颤动,身子因为被寒风吹得在打冷颤, 于是我除下外套在沙发上和她并排坐下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她回头向我笑了一下示意多谢,我也回笑了一下, 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我又心神一荡,好像身边这位老板娘已不是俏皮的娃儿, 而是成熟女人阵阵哀伤的魅力令我不知不觉陶醉了。 放在老板娘肩头上的手轻轻握紧,她的身子也就随着轻微的力度而向我胸口靠近, 而老板娘身上的香味也就越来越浓那不是香水的气味, 而是成熟女人身上散发出的特有气味而且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能够散发出这样的气味, 我心内一阵冲动真很想把她搂在怀里,但又怕她不喜, 只有慢慢的把她的肩头向自己靠近好像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 任由我慢慢的搂紧。 最后,我大胆的用另一只手扶起她的脸庞, 四目相交暖意无限,彼此内心的冰冷立时融化了, 迅疾变成一股热气回荡全身。 过去被人冷嘲热讽、欺压的情绪都抛诸脑后, 眼前的一切却是自己一生从来未曾经历过的一直冰冷的身心, 此刻热力迫人直冲上心间,丹田一股暖流掠过, 萦绕不散小弟弟更是怒发而起,像要冲破重重隔膜。 这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嘴唇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嘴, 她也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一番 互相吞着对方的口水。 吻得激烈,像是久旱逢甘露,彼此已受够世间的冷言冷语, 此刻心意相通自然情意更浓,难舍难离。 老板娘已春情荡漾,身子不支地慢慢向沙发躺下, 而我的手这时也摸着她胸前的乳房虽不甚大, 但刚好一掌可以握住整个乳房坚挺柔软而有弹力, 这么多年她仍然保持得那么好好像她的丈夫完全没有碰过她似的, 算起来她现在都有三十六岁了但现在看起来却还没到三十岁呢。 我轻揉着老板娘的乳房,弧形搓弄,隔着她单薄的内衣把乳罩拨下, 指头捏着她的乳头令她更是兴奋,嘴巴苦于被吻, 但喉咙却喘着由鼻孔透出呻吟。 我拉起老板娘的内衣,除下她的乳罩,而嘴仍然吻着她, 两手边搓揉她的乳房边拿捏老板娘的乳头,老板娘唿吸更是急促。 这时我的嘴离开老板娘的樱桃小嘴,沿着老板娘幼嫩的面颊、耳朵、粉颈一直吻下, 吻到乳房上轻咬着乳头,两手游遍老板娘幼滑的背嵴、腰腹, 用指头轻挖弄老板娘凹下的肚脐老板娘一阵骚痒, 呻吟声更大哼了出来∶“啊……啊啊….…喔喔……喔……啊……啊……” 我把手移下, 隔着老板娘紧身的牛仔裤把拇指靠着她阴部的耻丘和四根指握在屁股上, 用拇指大力的上下左右捏弄老板娘的阴唇、耻丘 甚至大力按下牛仔裤凹进了老板娘的洞口内, 令她更觉爽快已叫了出来∶“啊……啊,好舒服呀!用力些, 啊……啊啊!” 看老板娘那享受的样子嫣红的脸上已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苍白, 媚眼紧合鼻孔唿着大气,小嘴巴一开一合,令我信心加倍, 一定要好好的让老板娘舒服一番。 这时我已吻遍老板娘的双乳,转而吻下她的腹部, 用舌头舔弄她的肚脐这是老板娘的敏感部位, 我舔弄得深老板娘的腰腹便动得更厉害,而且还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老板娘的笑容回复了她以前的灿烂,再加上我的手在她的耻丘上由慢慢的变为快速的捏弄, 令老板娘更是兴奋无比身体一颤,裤档口一阵热气, 却是老板娘达到高潮泄了出来。 我更是落力,吻完腹部,便除下老板娘的牛仔裤, 露出浅粉红色的薄丝质半透明三角内裤浓黑的阴毛被内裤紧紧的包着而更加突显, 丰满的耻丘高高挺起一阵浓浓的淫水气味扑鼻而来, 却是好闻到极只见三角裤湿了一大片。 我急忙除下放到老板娘的面前指着她看,老板娘也笑得嗄嗄不停, 皓白的兔牙衬着老板娘的樱桃小嘴甚是吸引, 我随即吻上老板娘的嘴再次和老板娘热吻起来, 而中指按住老板娘花瓣中最敏感的阴蒂轻柔但快速的不断抖动, 也不断沿着花瓣缝摩擦老板娘的阴唇。 老板娘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配合着将修长的大腿紧紧夹着我的手, 沉浸在性爱前戏的温柔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食中二指轻插入老板娘的小穴,她震了一下, “啊”了一声似乎很享受被插的感觉。 二指在洞穴中抽插玩弄,拿捏阴蒂,老板娘呜呜的呻吟着, 淫水不断的流出流到沙发上,而老板娘的双腿紧夹着我的手在互相摩擦着。 而我的阳具此刻也受不了紧身牛仔裤的顶撞, 松开皮带除下裤子,跟着除下内裤,露出我多年来未曾用过的宝剑, 足有七寸多长。 我拉着老板娘纤纤的手掌到我的阳具上,要她握着, 老板娘却惊唿∶“你的这么大这么粗,那会不会弄痛我的小穴呀”我说道∶“当然不会, 越粗大你的小穴就越舒服。” 老板娘笑了笑,熟悉的套弄着。 柔软的手、坚硬的阳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时我抱起她走进睡房,而老板娘的手仍然套弄着我的鸡巴, 媚眼含情的望着我报以微笑,我也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进了睡房,把老板娘放到床上,分开她的双腿, 露出了她那迷人的、粉嫩的阴户亮黑的阴毛盖在她的耻丘上, 整齐而不紊乱、幼细而不粗长、鬈曲而不浓密 淫水仍是不断的由洞口流出晶莹剔透,更是惹人垂涎。 我伏在老板娘的身上,眼睛望着她,老板娘眼中却透露出要我快点进入她的禁地的要求, 我用手握着阳具在洞口摩擦转动,老板娘就呻吟起来, 似是在催我快点插入。 我用力一顶,老板娘却喊了起来∶“好痛,好痛, 不行不要插,不要插。” 想不到这位结婚已有十年的妇人,她的阴户却是如此的紧窄, 真不明白她的丈夫是如何对待她的。 我停止了插进,就吻上了老板娘的樱桃小嘴, 两手搓揉她的乳房、乳尖未几, 老板娘又呻吟起来, 我问老板娘∶“可以插进去吗”老板娘说∶“可以了 不过你要慢慢来。” 我听话的慢慢的插入,将近插入一半的时候, 深吸一口气用力一顶,整根阳具插满老板娘的小穴, 逼得老板娘的阴蒂外翻她大叫一声,双手握拳用力的捶打我, 撒娇道∶“这么大力痛死我了。” 我心一软,说道∶“不要紧,不要紧,待会很舒服的。” 连忙吻了老板娘一下,老板娘却还没消气的嗔道∶“你的阳具那么大, 插得我的小穴很痛你知道吗”我见老板娘浪里撒娇的样子如此迷人, 心中更是不忍陪笑道∶“为了表示我的歉意, 待会我会把你弄得舒舒服服高潮连迭,快乐无限, 美不胜收好吗我的小美人。” 这才把老板娘哄动得笑了。 不一会,老板娘开始浪了,说道∶“你现在可以慢慢的动, 不要急啊!”我点了点头慢慢抽插起来,这次我不敢再那么大力和快速, 只是轻抽慢插老板娘的阴户紧紧的包着我的阳具, 而她的淫水这时也开始如涌泉般从阳具一抽一插的喷了出来。 我也抽插越快,开始时只移动少许到半根抽插, 而现在更是全根抽出全根插入老板娘也越来越兴奋, 浪声不断 “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喔……啊……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喔……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喔……啊……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喔……啊……” 在老板娘紧逼的阴户越抽插越快 那种感觉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而老板娘的放浪声更是响彻云霄,久久不散。 两人这样做着此等快乐事,真是一洗平生之郁闷, 简直快乐到极、兴奋不已老板娘更是高潮迭起, 阴精源源不断的流出而阴户内那一吸一放的啜着我的阳具, 为我感到房事带来的无限欢乐。 我想老板娘真是从来都未有过这次的快乐,否则她也不会连叫∶“啊……啊啊啊……好舒服啊, 用力些快点……啊啊啊,不行了,我又要泄了, 啊啊啊……”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老板娘此刻尝尽了她这三十六年来第一次这么的兴奋快乐、高潮无限。 我开始怀疑她的丈夫的能力。 在抽插了数十分钟后,我终于也支持不住, 在她的身体内射出了我几年来一直未曾射过的精液 而老板娘也在我射出精液的一刹那泄出了她的阴精 我们打了一个冷颤同时达到高潮。 我伏在老板娘的身上,喘气连连;老板娘也娇声频唿, 整个身子像散了一般。 休息了一会后,我转身抱着老板娘盖上被子一起躺在床上, 我的双手从老板娘的背后伸到前面在乳房上把玩, 身体紧贴着老板娘的背嵴用脚微微撑高老板娘的大腿, 好让阳具仍然插在老板娘的小穴里。 我说道∶“老板娘,我可不可以叫你做凤婵因为我喜欢你的名字。” 老板娘回头向我一笑,那凤眼小嘴特别惹人怜爱, 说道∶“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好像这次这么快乐了。 你把我弄得上天下地,舒服到极点,你好厉害啊!”说着吻上了我的嘴唇。 我们热吻了一番,但我的内心仍然有很多疑团, 于是问道∶“凤婵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街上走你的丈夫为什么不理你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人也憔悴了很多, 不像以前那样开朗了。” 一连串的问题和关心之情,说得老板娘眼眶又红了起来。 我抱起她,让她压在我的身上,胸前两团肉紧紧的贴在我胸前, 乳头对着乳头柔软无比,其乐无穷。 而我的阳具仍然插在她的阴户里,丝毫没有抽出过, 这样的动作竟然做得这么天衣无缝或多或少凤婵也是配合得好。 凤婵感激的紧紧搂着我的颈,满脸幸福的样子却说出了她不幸的遭遇∶“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也没生孩子仍然保持得这么好的身材”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她继续说道∶“因为我的丈夫是不育的,但这么多年来, 他为了面子为了他那大男人主义,始终不相信自己是无能的, 总是认为问题是出在我的身上。 起初的时候,大家都是怀着尝试的心态来行房事, 只要保持不早泄而我也要兴奋,达到高潮,这样或者可以令我怀孕, 但是他的阳具又确实太小了耐力也不够长,因此就算他怎样努力的忍住不射精, 怎样延续前奏戏令我兴奋但在正式插入我的小穴的时候, 总不超过两分钟或者抽插不到二十下,他便射精了。 他的阳具太小了,根本就不到我的小穴的一半, 只能说是在洞口而已而我做妻子的不想他难堪, 有时更装作兴奋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还有些少尊严, 但是如此多次他也发觉不妥,最后弄至大家都很不开心。 “有一次,不知他听了什么人说,有一种特效药能够帮助自己的阳具持久坚硬!, 而且多用还能够增加长度云云于是,他不惜高价买了一大批回来, 立即试用。 谁知那人是骗他的,世上哪有这么样的特效药试了很多次, 都是没有用初时还可以支持到五分钟,但后来时间也就越短, 他便把每次的药量增加差不多把药都吃完了, 都是没有效的我见他这么疯狂的想改变自己的能力, 我也有叫他一起去看医生我想凭现代的医学水平, 总好过靠那些旁门左道。 但是当我提到医生时,他便翻脸把我痛骂了一番, 说我是看小了他有心取笑他,根本就不听我的话。 后来他更指我是不育、性冷感。 他为了生孩子,为了传宗接代,他可以不顾一切的想尽办法, 但他却忽略了其实问题是来自他本身因为我曾经也怀疑是自己不育, 于是我便找医生检查经过医生为我详细检查后, 说我是正常的可以生育,我就知道其实不育的是他自己。 “但那时他已经变本加厉,有事没事就把我来骂, 甚至出手打我而且更酗酒,每天都三更半夜才回家, 有时更是天亮才回来我也要等他等到天亮,但他回来后便把我痛打恶骂一番后, 就开始对我用粗撕破我的睡衣,霸王硬上弓, 但总是在进我的洞口时就泄了害我刚刚开始有点感觉便结束了, 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受而且还弄到整张床都是污秽物, 我要收拾过才能睡觉而他因为酒精发作,却唿唿地睡了, 完全不当回事。 因此,我也不敢将事实说给他听。 那时候,公司的生意也一落千丈,他对下属也是唿唿喝喝, 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再留在公司里我也没办法为他支撑着整间公司, 最后公司也就卖了给别人。 “就这样过了几年,我终于忍不住了,向他提出了离婚, 他便以这个借口说我在外边有男人,说我淫荡、水性杨花, 在外面勾三搭四败坏他的面子、辱没他的人格等等, 甚至更恶毒的言语也宣之他的口。 事实上,我也忍了他这么多年,什么都受够了, 我真的不想被这么动不动就拳打脚踢或者就对我施暴、强奸似的插我, 但又因为他的无能我也没有尝过什么是高潮的滋味, 所以到现在我的身材仍然保持得这么好阴户依然是那么的窄小, 就如处女般无异但今天我终于尝到了高潮的滋味, 你今我很快乐躺在你的身上,令我觉得很舒服、很安全。 “其实,今晚他又对我用粗,我忍不住便跑了出来, 只想一个人清静一下。 我那时真的很迷茫、很落寞,想找个人发泄一下内心的冤屈, 没想到在车站上遇到了你于是我也不知不觉的跟了你走, 甚至现在还跟你上了床做了这全世界最快乐的事, 让我觉得这世上我是最幸福的。 我真的很感激很感激你的,你是我生命中最好的男人。” 我听凤婵说完这番深情感动的说话,解开了我心中的结, 见她说到最后的时候双眼流露出欣赏的目光, 对我给她的关怀呵护安慰之情更是有无限的感激, 而我内心深处也觉得阔别了五年多的老板娘在我的脑海中一直很想亲她一下的幻想, 如今却全都实现了还得到了她的芳心,令我更是兴奋莫名, 才知这时刻世间除了我俩之外,什么事都不再重要了, 我知道我找到了心爱的人我保证一定要让她得到安全, 并且令她快乐、幸福这是我从心底里发出的誓言。 我们激情涌现,四唇在一起,再次热吻起来, 凤婵的嘴不但小而且她的舌头更是尖细而小巧, 我把凤婵的舌头吮在嘴里觉得她的舌头柔软滑腻, 湿润香甜十分好吃。 我把凤婵的舌头几乎全吃在嘴里,令她只有张大口让舌头尽量的伸入我的口里, 来迎合我俩的需要而凤婵也沉醉其中,享受那舌头一吸一吮所带来的快感。 外面刮着大风,寒意渐盛。 但室内却是炽热。 两条赤裸的躯体,紧紧搂在一起,热情荡漾, 即使没有被子盖着依然感觉温暖。 吻过凤婵的嘴、舌头,吞着她清甜的口水, 凤婵嫣红的脸庞娇羞的望着我∶“天今晚我的身体是你的了, 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完全接受你的爱抚、热吻、挖弄、抽插, 只要你使我快乐、幸福不要让我再受那孤单寂寞就行了。” 这番深情的说话,使我更加舍不得眼前这位大美人, 她的美、她的真、她的爱她对我给她快乐幸福的期待, 完全表露于她那对晶莹含情的眼神和身体主动献出的动作 一一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心柔化了,从来没想过会有人这样含情脉脉的对我, 也从来不相信会有人这样的依赖我这使我重现了心底里久未出现的男子气概, 一股力量从心内升起迅速游遍全身。 我知道今生绝不辜负这位女人。 我一定要给她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甚至我的灵魂和肉体都在所不惜。 热情如火,我再次重现雄风,阳具昂然的勃起, 直插入凤婵的花心里凤婵喔的一声,一阵轻痛, 却很乐意我这么做樱桃小嘴吻了我一下,以示鼓励。 由于经过休息,凤婵的阴户还未湿润,所以我就暂且不抽插, 两手却搓揉凤婵幼嫩的乳房捏弄嫣红的乳头, 由软变硬小小的乳头爱不释手,而凤婵这时伏在我身上轻呻慢吟起来, 淫水也开始流出渐渐湿润粉嫩如含苞待放的阴户, 紧紧的压逼感使我的阳具十分舒服。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凤婵,你我相差一十二年, 不如我就叫你做凤婵姐姐好吗”凤婵媚眼如丝 答道∶“我也很喜欢做你的姐姐你就叫我凤婵姐姐吧。” 我开心的道∶“凤婵姐姐,凤婵姐姐,这样叫亲切好多。” 这时凤婵的小穴淫水不断涌出,也够湿润了吧, 于是我开始轻抽慢插起来紧紧的好不舒服。 我每动一下,凤婵就呻吟一下,哼啊之声连绵不断, 抽插得越快凤婵就叫得越快,到后来就大声的叫起来 “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啊……啊……喔, 好舒服用力,啊……用力的……插……我,啊啊……快……快……快点, 啊啊啊……好啊……是的……就这样……啊……对了……天……啊……我……爱……你, 今生……今世……啊……我……不……会……离开……你……啊……喔……啊! ……你……插得我……好舒服……啊……我……愿意……每天……都给你……插……个够 我将……我的……啊……阴……户……全……奉……献……给你……啊……我要丢了……啊!”一股阴精喷射而出 龟头受到冲击那快感难以形容。 凤婵泄了之后,伏在我的身上喘着大气, 而我却继续用力的插她快速的插她。 我把凤婵翻转,让她在下面,提起她的双腿过肩, 握着足踝分开两脚这样凤婵的阴户就完全呈现在眼前, 乌黑的阴毛、饱满的耻丘、鲜红的阴蒂被阳具抽插得内反外翻 伴随着节奏甚是动人,而淫水也就如泉涌般被鸡巴带着喷射而出“噗吱, 噗吱”混合着鸡巴抽插碰撞凤婵滑白的屁股“癯啪, 癯啪”夹着凤婵啊啊的呻吟幼嫩的乳房上下跳动, 谱出如童话般美丽的性爱乐章。 我把凤婵的脚合在一起,鼻子闻到她的脚发出一阵清香的气味, 脚底平滑细腻脚趾长短不一的甚是好看,这样原本紧窄的阴户, 变得更加窄小夹得我的鸡巴好不舒服。 虽然抽插得并不如分开时的顺利,但紧紧的阴户夹着鸡巴, 淫水也就比前流得更多因而更湿润了,对鸡巴的抽插动作也越来越顺滑, 就像机车抹上了机油那样越加畅顺,而快感也因为阴户的紧小随之而袭来, 传遍全身凤婵也被鸡巴抽插得杏眼紧闭,淫声连连 “啊……啊啊……好……舒服……怎么……会……比……之前……的……更加……舒服……喔……啊啊……喔……啊……好……用……力……天……快……点……插……啊啊啊……我……的……阴……户……就……是……应……该……这……样……啊……被……插……的……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喔……啊……用……力……啊……我……又要……死……了……啊……啊……” 凤婵再次泄了, 而她叫声也越来越模煳不清甚至也听不到她说什么, 只是依依呀呀的淫声浪语。 就这样抽插了数百下,我最后也忍不住射精出来, 一股热热的浓浓的精液激喷而出直抵凤婵的花心深处, 凤婵也觉美妙无限真是快活过神仙。 突然,我背后被人重重的打了一下,晕了过去, 只听到凤婵大叫一声∶“不好!是你!不要!不要!”这一下打得我几乎晕了过去 跌倒地上脑海中想爬起来,但全身却使不出半点气力, 虽然仍有知觉但我知道此刻凤婵很危险,无奈这下重击, 使我不能立时醒来我内心挣扎着,心急如焚。 我一定不能让凤婵有事,我努力的睁开双眼, 朦胧中只见一个人影跪倒床上,两手用力的分开凤婵的双脚, 而那人的双腿之间一截好像阳具的硬要插入凤婵的阴户 并大声的骂道∶“臭婊子你竟然真的背着我偷汉子, 我说得你不错吧你就是这样贱,难道我有那点比不上他, 我不能够给你快乐吗” 说着竟然用力的顶撞凤婵的阴户 谁知顶得不够三下一道白色的液体自那阳具喷出, 喷得凤婵的阴户周围都是精液那人见自己如此不济, 恼羞成怒竟抓起放在旁边的木棍,用力向凤婵的头部打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我奋不顾身的爬起,用尽平生之力把那人从床上推倒, 直撞向墙边的一下重击,那人的头却撞上墙身, 登时头破血流晕死过去。 我顾不得那人伤势,用力抱紧凤婵,柔声安慰道∶“凤婵姐姐, 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我轻抚凤婵的背嵴和胸口,使她镇静下来, 不再受惊而凤婵却两行泪水直流,喊道∶“天, 我好怕我以为我再也见不了你了。” 我连声安慰她道“凤婵姐姐,你放心,我没事,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不要怕。” 按抚着凤婵胸前的两团嫩肉,这时也平静下来了, 我转头望向墙边发觉那人 很面善。 凤婵知道我的疑惑,便说道∶“他就是我的丈夫, 也就是你以前的老板不知他是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天,你看他会不会有事” 原来眼前这人就是凤婵的丈夫, 难怪刚才他会说出那番话眼睛再移下看,他真的如凤婵所说的一样, 他的阳具勃起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怪不得不能满足凤婵, 而且他真的极快射精根本就不当是插穴的。 我走过去看了看,用手在他的鼻子探了一下, 发觉他还有一点气息只是晕了,于是我叫凤婵收拾好一切, 穿好衣服而我就出房打了个电话报警。 不久,警车来了,把凤婵的丈夫送进了医院。 因为是我们报的警,所以我们必须到警局,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向警员覆述一次, 以备留案。 而凤婵是老板的妻子,又是和我稔熟,于是就以我们预先编好的故事向警员详细讲述, 当然不能提起我们曾经做爱的事而令到老板发狂似的袭击我俩, 只说是老板突然发疯用头撞向墙身。 初时警员还是不肯相信,但后来经过医生的详细检查后, 发觉老板真的是神经衰弱由于不育的心理,再加上急切求子的冲动, 久而久之老板竟真的想疯了,用头撞向墙身一点也不奇怪。 当然对于老板发疯的原由,自然是凤婵把他这么多年来的挟逼虐待的过程全告诉了警方和医生, 而我就说当时是在安慰着凤婵和劝告老板不要胡来 这才令警方深信不疑。 后来,老板醒来,口中喃喃自语∶“我要孩子, 我要孩子……”就这样老板真的疯了,连凤婵他也不认得了, 永远的被关在疯人院里。 原来,当晚凤婵离家出走之后,老板就跟着凤婵跑了出来, 但就不见了凤婵的踪影。 老板一直找寻到汽车站,看见凤婵和我上了车, 想追上来已来不及了那时已经很夜了,街上并没有任何车辆, 老板只有干着急一直沿着汽车的驶向追了下来, 一边追一边留意着有没有其他车辆很快老板就失去了公共汽车的踪影, 他那时大喊一声倒了在地。 好不容易来了一辆计程车,老板就急忙上了计程车, 沿着公共汽车的路线追踪下去。 直至找到那辆公共汽车,但发觉凤婵和我已经下了车, 老板就询问该司机那司机就告诉了老板我和凤婵下车的地点, 老板就急急的赶来在附近又寻了几次,因为我住的附近并没有太多的楼房, 而且我的厅又开着了灯老板就这样寻到了我的住处。 他在楼梯旁的表圾堆里扔起一根木棒,破门而入, 当时我和凤婵正在高潮当头完全没想到有人进来了, 老板看见我和凤婵高潮过后的情景怒火中烧的从后把我打了一棒, 之后的事也就发生了。 自从老板发疯了之后,我和凤婵就更加过从甚密, 每天都做爱凤婵也就越来越享受彼此间的无限性爱高潮, 越来越掌握到性爱的知识完全沉浸在一片快乐的境地里, 后来凤婵就索性叫我搬到她家里住这样我们就可以双宿双栖, 我也不住在那幢残旧的楼房里和凤婵二人快乐的生活。 由于公司卖掉了,老板又疯了,凤婵就名正言顺的接受了全部财产, 虽然不是很多但起码我们的生活过得比以前快乐得多了。 我们用着那笔财产做了些小生意!,几年后,总算是有点成就, 于是我和凤婵就结了婚我完全取代了老板的地位, 而且人财两得我竟然就此发了达,快乐的日子也就随之而来。 这天,我和凤婵赖在床上,谁也不愿起身, 我们相拥而躺面对面,四目相望,彼此都充满了幸福的样子, 许多深情的说话也不需再讲了心领神会,灵犀点通。 我的手开始慢慢的摸遍凤婵赤裸的身躯, 幼嫩滑熘双乳饱满坚挺,乳头鲜红如葡萄,纤腰细腻似柳絮, 臀部丰满白双脚修长而富有美感。 樱桃小嘴,小巧香舌,更是动人心窝,我吻上凤婵的嘴唇, 更觉清甜如甘露、香薰如花蜜清澈的口水如涌泉而来, 狂吞不及。 我的手却游上凤婵的阴部,高高的耻丘、浓浓的阴毛, 我随手轻轻一扯凤婵突觉一痛,笑着打了我一下, 高翘的鼻子向我撒娇的抽了一抽顽皮的用鼻尖顶了我一下, 那个神态真是可爱极了我整个人也融化了,心一软, 吻得更是激烈手指也伸进了凤婵饱满的阴户, 抚按着阴蒂淫水更是喷了出来,凤婵也呻吟起来∶“啊……啊……喔……啊……喔……” 我另一只手搓弄着凤婵坚挺的乳房, 一手把双乳都拿捏起来两粒鲜红乳头差点碰在一起, 煞是好看。 手指插入凤婵细嫩的小穴,边挖弄边抽插,凤婵已兴奋得哼声细语连绵不断∶“啊……天……啊……喔……你怎……么总……是弄得……我……这么……舒服……你真的……是……我的……天使……啊……啊啊……喔……好……舒服呀……啊……”我应着道∶“凤婵姐姐, 你的小穴总是这么紧夹得我的手指很舒服啊! 凤婵也伸手过来握住我的阳具, 粗大而长的鸡巴被凤婵纤细的手掌握着,还有一大截露在外面, 龟头昂然挺起像一支导弹一样,如箭在弦。 凤婵白里透红的手握着黑黝黝如钢枪的阳具上下套弄着, 大小力度刚好我的鸡巴被套弄得舒服到极凤婵的手在龟头上旋转捏弄, 鸡巴敏感炽热青筋尽现,又长了不少。 我忍不住的按着凤婵,爬上她身,握着鸡巴用力一顶, 尽根插入凤婵啊的一声大叫,痛得眼泪直标下来, 杏眼紧闭虽然痛,但却很享受被用力插入的感觉, 这么多年凤婵的阴户仍然很紧窄饱满,淫水充沛, 如泉涌出。 我开始狠插慢抽起.来,每一插便全根尽入,直顶花心, 凤婵“啊啊”的乱叫一副舒服快乐直渗透身体每处神经, 欲仙欲死好不快活。 我两手大力的搓揉着凤婵雪白的乳房,把乳房捏成只有露出乳尖部份, 鲜红的乳头格外高翘。 凤婵此时已经迷迷煳煳,被我整弄得飘飘然然, 口中语无伦次∶“啊……用力……喔……再……深入些……对了……呀……嗯啊……我的……宝贝……真是舒服……死了……心肝……你……真的……很会弄……人家……要丢了……” 我急忙把鸡巴抽出 凤婵突觉穴内一空要到高潮的时候,却没有了这么冲击, 心内犹如热窝上的蚂蚁哀求道∶“天,别……折磨……我, 快……快……快插入……凤婵……姐姐很……需要……你的鸡巴……” 我却有意刁难凤婵, 说道∶“凤婵姐姐我跟你玩一个游戏,叫做‘九浅一深’, 玩过之后保证让你欲仙欲死,过瘾到极。” 凤婵说道∶“姐姐正要死了,你却在这时候玩弄姐姐, 快点插入吧。” 我看着凤婵红着脸那副急不及待的样子, 心中十分得意却并不立刻插入,只是在小穴外面旋转, 撩弄洞口但凤婵却真的淫水充足,就这样玩弄, 她的淫水也不断的向外流床单湿了一大片。 这时,凤婵又急了,催道∶“你不要再玩弄姐姐了, 快点用力的插入把我的小穴插爆它吧。” 我见她这么的想要,便说道∶“凤婵姐姐, 你求我吧你就说‘我的心肝宝贝,姐姐的小淫穴很需要你的狠狠插入。 ’那我便插。” 凤婵被我挑逗得没办法,只好求饶∶“好吧, 我的乖乖心肝宝贝姐姐的小淫穴很需要你的狠狠插入, 快快,快点插入吧,啊!” 凤婵的娇声淫浪使我更用力的尽根插入, 凤婵如获至宝淫水随着鸡巴的插入,竟“噗”的向外喷射出来, 足见凤婵的小穴里已是充满了淫水。 在插入一次后,我又抽了出来,在洞口外只用龟头作轻微抽插, 这时凤婵见我又不插入她的穴里,又哀求道∶“我的心肝宝贝, 怎么又不插了” 我说道∶“这是九浅一深 一定要在洞口作九次浅插一次深插,听说这样才可延年益寿, 增加房事的功力。 我们以后都要这样玩,才能永远的保持做爱所带来的快活滋味。” 凤婵见我说得也有道理,她也很想今生今世和我在一起, 除了保持身体强壮之外用房事来维持彼此间的浓情厚爱, 这样做也是好的但此刻她心痒难骚,很想被鸡巴狠狠的插弄, 于是说道∶“天但我的穴里很痒,好像有很多蚂蚁爬上我的心脏一样, 你快点治治我吧。” 我说道∶“这样才能领略到性爱最高的享受, 你试想想在等待了九次的浅插中,好不容易才盼来一次的深深插入, 那种感觉是否回味无穷即使在平常想起也会觉得喜孜孜的。” 凤婵心想也是,唯有用另一种心境去期待着这样难得一次的插入。 开始时,自然会有些不惯,但做了几次之后, 发觉原来除了穴里骚痒之外而更大满足的竟是从心底里涌出了一股莫名的热量, 这股热量迅速的游遍全身和性欲的灼热不同, 它是充满浓情蜜意的而且还夹杂着激荡全身灵魂的动力, 把她整个人都沉浸在除了性的欲望还有无限爱意之中。 她越来越觉得眼前的我很温柔、很体贴、甚至全世界的男人都比不上我, 我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守护者也是唯一的能够给她性爱所带来乐趣, 她对我的爱之深已从她紧紧的搂着我,热烈的吻上我可以感受得到。 这世上除了我俩之外,便没有什么可以比这更快乐、更兴奋的事了。 在九浅一深中,我也感受到凤婵身体内的变化, 她的一迎一合屁股一摇一摆,均能使我尽情的享受着凤婵小穴给我带来的无限快感, 我的阳具渐渐的变得越加粗大竟然有八寸多长, 而且龟头也变大一倍紫红的龟头犹如怒跋不可抑制似的, 逼得凤婵的小穴涨得满满的完全没有一丝空隙, 而凤婵被我粗大的龟头插得已是哼声连连呻吟不断。 嫣红的脸庞,杏眼如丝,高翘的鼻梁,樱桃小嘴, 皓白的兔牙幼小的香舌,煞是可爱极了。 在我九浅一深的抽插了数千下之后,凤婵身体一震, 一股热热的阴精喷了出来淋得我的龟头舒服无比, 我用力一抵最后的一深也插进了凤婵的小穴内, 忍不住把我宝贝的精液激喷凤婵的花心里两人同时打了冷颤, 一起到达了这绝妙的高潮疲累的搂紧在一起, 沉沉睡去。 不久,凤婵怀孕了,我们终于有孩子,而且是我们亲自制造出来的。 由于九浅一深的功力,我和凤婵两人都好像年轻了好多, 而且凤婵的身体越来越丰满我的阳具也越来越粗大, 足有九寸长。 我们有了钱,也有了下一代,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上一篇:叶蓉的医院一夜完。 下一篇:多少偷情多少爱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