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不是...」我也吓了一跳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前女友小佳的妈妈「...嗨..」这一惊非同小可 我竟然挤不出一句话毕竟奉太座之命来一中街买章鱼烧 虽然会遇到熟人但在摊位上遇见还是第一次「小佳她...过的好吗?」「很好啊, 她到台南工作去了两三个月回来一次....」听着小佳的妈妈滔滔不绝的说小佳 似乎没发现我的脸色不好那天开门的景像我永远记得 算了 那不提也罢「喔...所以伯母你...」「唉呀不要叫伯母啦都叫老了, 叫我..有客人你等一下..你好看看喔...」我看了看时间还好 还可以厮混一下 这才仔细的看了看小佳的妈妈紧身T下目测大约大C小D 短热裤衬托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美腿或许是年轻环境的影响 谈吐与态度感觉都像个年轻人跟记忆里的比起来 更加迷人完全无法招架的我目不转睛 竟然有些微的勃起我承认很久没做了 自从太座上了夜班之后相处的时间变的很少更别说做爱了客人走了 她又坐回来 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所以要怎么叫你啊?」我心不在焉的「那...叫我梅姐就好啰」然后我们就闲聊 瞎聊也知道自从离婚后小佳到外地工作 梅姐的感情状况断断续续距离上次的恋情也有两年多了「难怪你才在这里摆摊 想钓好男人喔」我亏她「才不是呢我只是想多认识些人而已」她点了根菸「对了我跟你说...」眼看她又要提起小佳 我赶快找个藉口离开但是脑袋里有个坏主意 要试验一下「啊不能聊了, 该走了我」我站起来伸个懒腰球裤下勃起的形状一览无遗 正好面对着梅姐虽然没有30cm 但好歹也是在水准之上刚刚在聊天时的意淫起了作用 果不其然的 就算在黑暗中也看的见梅姐倒抽了一口气脸红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她马上就亏了回来「唷是怎样 想展示什么吗」「嗯?啊..」我假装不好意思转过身「哈哈哈看你紧张的..哈哈」她笑的开心 虽然我表现很窘态但我内心可是比她还开心「对了你有没有赖 交换一下吧」「喔好啊」回家的路上脑中一直浮现梅姐的美腿还好完成任务 让太座吃了章鱼烧满足的去上班后洗澡前幻想着梅姐而怒尻了一枪 洗澡后出来免不了得滑一下手机梅姐传来一则赖 没点开还好 一点开不得了照片里的梅姐有一条深遂的沟 黑色蕾丝内衣有着不属于这年纪的白皙皮肤 我想 这就是美魔女吧「都几岁了还跟人家玩露奶自拍, 这是要报复还是报答啊」我传「哈哈我48岁你说呢, 那晚安啦」她传接下来的几天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赖 对话总是游走在尺度边缘其实很想主动出击 但是心里很茫然 不知道跨过这条缐之后一切会不会改变 总觉得情慾凌驾于道德之上是偷情的写照星期五 太座放三天假 带着小孩回南投 留我一个人在台中结果下午公司突然无预警停电 放了几个小时的无薪假回家洗个澡之后躺在床上玩着锁链战纪 梅姐赖我「你会不会修热水器啊 我没热水洗澡耶」真是天时地利人和 「喔好啊我过去看 你住哪?」==熟悉的路缐 熟悉的9巷19号 15分钟后我站在梅姐家门前不堪的 快乐的 痛苦的 甜蜜的回忆一幕幕在门前上演突然门打开了 是梅姐 她穿着长版睡衣 然后没穿内衣因为激突的很明显 让我的眼睛死无葬身之地「进来吧 热水器在楼上」梅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到了顶楼检查了一下它根本没坏 经验告诉我 应该是莲蓬头堵塞于是我们下楼 下楼梯时一个不小心我翻了脚刀 超痛的「怎么样? 扭到了?」梅姐口气温柔担心的问「唉有点痛但还好 先帮你把热水用好吧」我起身「嗯好吧」梅姐跟在我后面看我处理 探头探脑的梅姐似乎有意无意的 用胸部触碰我我的分身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只好致敬 立正站好「你看 塞住了把它清一清就好啰」我扭开热水 不一会 浴室里烟雾弥漫「哇好了耶, 那你先出去我先洗」她把我推出浴室 水声哗啦哗啦有时间好好看看梅姐的"闺房" 毕竟之前只是经过我坐在床沿 推揉我那扭到的脚 感觉也好些了梅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灭绝师太的没那么简单来电显示 有着熟悉却又陌生到让我心痛的笑脸是小佳「梅姐 你的电话」浴室门打开 梅姐带着雾气出来有如仙女下凡般 曼妙的身材裹住浴巾 用胸部挺住不让它滑落我简直都忘了来这里做什么 下腹部一股刺激「梅姐 你的电话」「谁打的?」「我不知道啰」心虚 赶快起身活动看看 等梅姐讲完电话其实一个男人与一个刚洗完澡的女人同在一个房间可能会发生一些事 也可以什么都不做 但我比较喜欢前者然后 我就被"推倒"在床上 我起身 又再被推倒一次「梅姐 你...」我话还没说完 梅姐就吻了上来「我们都是大人了」吻了一阵 梅姐离开我的唇 只手向下探访「看来你很清楚嘛 呵呵...」梅姐握住我的肿胀「我...」说不出一句话 那就只好躺下享受吧 拉开了裤子她手握着但梅姐的舌头一路经过我的脖子 奶头 腹部刻意闪过我一抖一抖的男根 最后停了下来 我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心跳的好快 梅姐迷蒙的表情也让我的眼前一片迷蒙「看来你的不小呢 准备好了吗?」我点点头因为不是普通的刺激 所以我感觉似乎比平常大了不少睾丸与肛门间的区域正被舌头刺激着 梅姐一手玩弄着奶头另一手正套弄着我的男根 总算让我的喉咙失守或许是这样的姿势不好 梅姐放弃了奶头 而嘴巴继续朝着男根攻击「遇到高手了...」爽到我的腿都弓了起来梅姐从男根两侧一直舔 最后再含住整根一阵快感从脚底冲到头顶 快感流遍全身 我已经坐起来看着梅姐挑逗的 享受的表情 突然发现这次要失守的 是精关房里啧啧啧的口水声 房里有冷气但我额头冒着汗梅姐卖力的吞吐着 「梅姐...我不行了...」连手都用上了 梅姐加快了速度「啊...梅姐...要...出来了...来了...啊嘶...」看着梅姐的喉咙一鼓一鼓的 我知道她全吞了「憋很久了齁 很浓很多耶」她调侃我「唉唉我也不愿意啊」我喘着气「还有一点」梅姐突然偷袭含住 高潮馀韵后身体还有些敏感让我身体抖了一下 梅姐笑了出来「哈哈哈你很可爱耶还会抖一下哈哈哈...」「唉呀还不都是你...」一阵打闹后 换我把她压在床上「嘿嘿嘿...」我怪笑 伸出了我的舌头攻击她的胸部手当然也没闲着 往下一探往里一伸 意料中的湿润「啊...啊...好棒...」梅姐娇喘着扭动身体摸到了 那突出来的一点 于是我时而轻柔 时而激烈的看着梅姐弓起了下半身 一手摀住嘴巴 我知道她快高潮了「啊...要到了...要到了...哼啊...」手掌一滩「唉呀梅姐, 你简直是少女体质嘛」我看了看手掌「唔...」梅姐也喘着气 但我怎么可能放过她呢?我张开梅姐的腿 但反抗的力量薄弱「你...你要干嘛...不要...噢...啊...」我舔了上去先从小荳开始 用舌头在上面划圈拍打 再来是两片阴唇梅姐又弓起了腰 双手紧抓着床单「啊...啊...好爽...再来啊哼...」慢慢的 我舌头向更深处舔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后前后的梅姐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亢「啊啊...要不行了...啊会坏掉啊喔...啊...」这次是整张脸 一滩擦了擦脸 我坐在梅姐身边看着她高潮的样子脖子以下胸部以上的区域是粉红色的 身体也微微的冒汗 还喘着气「...你很坏...」我笑了笑「彼此彼此啊」她不好意思的转过头这时我的男根早已硬的不像话 所以我翻过身再度压在她身上梅姐的手握住我的 「干我」这句话让我毫不犹豫的挺进可能是太久没做了 进入的时候有点紧 可是已经有充足的前戏所以一次就滑进了半根「喔啊...慢点...哼...」梅姐皱着眉 双脚交叉在我的臀部缓慢而坚定的向她进逼「唔...好紧...」我赞叹着 一点一点的进入 「啊...进来了...喔...好深...啊啊...」等梅姐适应我的大小后 再慢慢的抽插 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梅姐的淫叫与我的喘息「好棒...爽啊...喔喔啊...啊...好粗好深...啊啊...」「唿...舒服吗梅姐...唿」「何..何止舒服...简直是超爽的...啊...顶...顶到了哦...啊啊...」我站在镜子前 让梅姐看看自己被操的样子 将梅姐一只脚?起靠着墙 不停的抽插回到床上 我让梅姐在上面摇 晃动的乳波与凌乱的长发证明了性爱的美妙与激烈「梅姐...我...我要射了...」「啊...好...好啊啊...」梅姐起身 又再度含住加上套弄「啊啊...不行...要...出来了...啊嘶...」我低吼 将乳白色的精华一股脑的全灌进梅姐的口中「唔...」一点一滴都不漏 又全吞了下去「...还是不少呢...」她舔着嘴唇 性感极了「唿...这么喜欢吞...」我躺在床上「哈...皮肤好不是没有原因的喔」她笑了笑「可是你射两次还是那么多耶」「还不是因为你这个骚姐姐 要把我榨干啊」「呵呵骚姐姐我这么久没碰男人了, 当然要好好享受啰」「哇哇哇...我遇到慾求不满的深闺怨妇啦啊啊...」我怪叫 扑向梅姐一阵打闹后 梅姐说一起洗个澡 过没多久我们在浴室里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这次她还是全吞了「你真的...很爱吞...」「唔...当然 有点少不过还可以」「唉呀我也是人啊, 哪可能一直都那么多都第三次了...」「好咩好咩我们认真洗澡吧」回到家 看了看刻意忘记带的手机 只有两通未接 简单的跟太座解释一番后冲个凉 躺在床上或许是出轨的罪恶感 又或者是偷情带点乱伦的刺激 我竟然失了眠眼前不断浮现梅姐美妙的胴体星期六 起床时已经是接近中午 又被梅姐揪出来吃早午餐「都你啦, 昨晚那么骚搞的我睡不着」我喝了一口奶茶「嘻嘻...真的假的啦, 我可是睡的很饱呢」她吃了一口薯条我们边聊边吃 不得不说她今天的穿着看起来简直就是年轻美眉一样是让我眼睛死无葬身之地的粉红紧身T短热裤下白晰的美腿 踩着夹脚拖 长发飘逸「梅姐」我说「你好漂亮」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小佳果然是她的女儿 一模一样「什么啦...哈哈」她笑的花枝乱颤 美腿勾上了我的脚这种挑逗我明白 相信梅姐也清楚 于是下一个场景我出现在她家如果说昨晚的性爱是大火快炒 那么现在就是细火慢熬我吻上她的唇 慢慢的 轻柔的爱抚 用手好好的感受这少女般的身材慢慢的将她的衣服给脱了 虽然我下面已经搭起了帐篷「嗯...啊...就是那里...」我慢慢的将手指进入梅姐温暖的小穴当然是小乔流水人家不行了 梅姐紧紧抱着我就在当下 我跟梅姐的手机不约而同的一起响了起来梅姐很贴心的等我回电后 她再回电 当然我这里是太座交代一些事明天要去载她回来之类的 而梅姐则是说明天小佳要回来了「是怎样 拍电影啦? 电话一起响」「哈哈哈对耶真刚好 齁唷气氛都没了」「那我们现在要干嘛?」「嗯...想出去走走」「好啊」我坐着梅姐的车 先去看了场电影 电影演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不断的互相挑逗 感受刺激的氛围前往海港的路上换我开车 她的手没放开过我的那话儿(很危险不要学XD)下了车到梧栖渔港 我们牵着手到处逛 吃了不少海产蚵仔煎蚵仔汤花枝丸海鲜炒饭「梅姐你这是在给我补身体是吧哈哈, 这样晚上...」「什么啦我不知道哈哈...」我们打闹着 跟情侣没两样但有时偶尔会觉得梅姐真的是48岁的女人吗 她的一举一动甚至于穿着都像个年轻女孩我发现我晕船了 而且晕的不轻「晕船药」「哪里?」梅姐指着码头边的一个牌子 还真是刚好吃饱喝足 回家的路上我们去看了夜景 昏暗灯光下的梅姐看上去好美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于是我搂着她「我们回家吧」到梅姐家后我先拨个电话给太座 之后跟梅姐一起洗澡我们的手都很安份没有乱摸 可能是我们都知道美好的要留在最后洗好澡后的冷气房里 我与梅姐在床上互相用嘴巴服务着对方「嗯...」梅姐起身背对着我 扶着我的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唔...进去了...唿...」开始她缓慢的上下进出抽插时我偶尔会挺起腰配合梅姐的动作 总感觉龟头前端顶到一个东西梅姐也有所反应的颤抖身体 于是我冲刺着这个点「啊啊...不要...这样会...啊...喔...」我的力道与梅姐的音量成正比「什么? 不要继续还是不要停啊说清楚喔」我放慢了动作「不要停啊...啊...快点...喔...」她扭着腰然后我?起臀 不停的冲撞「啊啊...就是那里啊...不行了要到了要到了...到了...啊啊...哦...啊...」我感觉小穴一阵阵的收缩 梅姐突然全身瘫软往前趴「...到了...高潮了...」梅姐依旧喘着气 而我则是起身扶住她的腰顾不得床上一滩淫水 对准了小穴再度抽插「嗯啊啊...好爽...好爽啊...干死我...求求你干死我啊哦...啊哈...」「唿...梅姐你好紧...」我抓起她的手勐力的撞击啪啪啪啪「喔...好深好粗...喔又顶...顶到了...再来啊喔...再来...」真是太刺激了「梅姐...我...也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往前一冲「啊...到了啊啊啊...喔...」这次梅姐没有起身吞精 而是让我满满的内射「...唿...我感觉射好多...」我抽了出来 乳白色的液体跟着流下「...你坏死了...干嘛突然停下来...」梅姐娇嗔 一阵粉拳攻击「哈哈...谁叫你不说清楚嘛...」「...你坏啦...」她把我推倒 含住射完后敏感的男根 我又抖了一下「嗯好黏好甜...这是处罚你」肉棒在她纯熟的口技之下硬了起来「好快就硬了耶 海鲜有效喔呵呵」她舔着嘴唇 我感觉又硬了些「谁叫你是个骚姐姐嘛」这次换我推倒她「再来一场吧」不等她点头 我又再度进入她温暖潮湿的体内那晚胃里的海鲜果然不负众望 让我整整射了四次在这两天激烈的性爱之前我有半年的时间停机着 感觉腰酸背痛脱皮脚软梅姐也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喘气休息 于是我们又一起洗个澡等到出了梅姐家门后 已经是凌晨2点10分过完淫乱的休假日 又回到忙碌的开始满满的工作下 只能偶尔跟梅姐赖终于撑到了礼拜六 回到家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果然电话响起 是太座「脑公啊 我现在在公车上 要回妈妈家」「你又休息喔?算那么准我刚好到家」「对啊这礼拜阿公生日啦要庆祝...」太座说什么我已经没在听脑里计画着这两天与梅姐的行程 应该可以更刺激些「...喂脑公你有没有在听啦 在干嘛啊你」「喔...嗯...在算你拿回来的保险套啊拿那么多」「哦哈哈哈帮我收好啦 记得礼拜一下班就过来接我喔」「嗯我知道了 要拿什么过去要提前跟我说」挂掉了电话 我又传了赖给梅姐 然后她叫我马上过去一进门 只看见梅姐穿着一件若隐若现薄纱的黑色内衣裤慢慢朝我走来 集中托高的乳波随着步伐晃动下一刻 就被含住 果然球裤真是好穿脱又方便「啊...梅姐我还没洗澡...这样...喔...」「嗯...」又是这招 从根部一直往上舔到头 再一口含住吸吮让整整一个礼拜没清枪的的我快忍不住了 口水啧啧「唉...喔梅姐我...我不行了...啊...啊嘶!」我扶着梅姐的头一股脑的射 全进了梅姐的嘴 量不少 还留了一些在她嘴边「唔...好多喔...」又吞了「那当然啊 一个礼拜的份嘛我说梅姐这下马威,不轻啊」「呵呵...」她掩着嘴笑「你先上楼洗个澡去, 等等给你好看的」虽然半信半疑 我还是起身到梅姐的房里洗澡 还特地把那话儿洗了个干干净净毕竟等一下会有场硬战 应该是好多场出了浴室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爱的头饰小可爱上衣露出不浅的乳沟 那短到不行又镶蕾丝边的裙子白色吊带袜不影响皮肤的白晰 绝对领域刺激着我的分身高跟鞋的款式正好是让我充满OL幻想的粉色系 这样的女神就站在我面前下体早已经致敬 将浴巾顶的老高「梅姐...我这下血流成河精尽人亡了...」鼻腔里竟然有股隐约的血气「好看吗? 我特地在网路上买的喔」梅姐转了一圈 长发随之飘逸我忍不住了 将她扑倒在床上 一手粗暴的搓揉梅姐的胸部另一手则是将她的系带内裤拉掉 对准了那温暖潮湿的洞口 插入「唔慢点...好满...啊顶到了哦...」整支到底 好像顶到了什么「啊...进来好深..喔...啊...」一下一下缓慢的抽插等到梅姐适应了 再慢慢回到正常的速度我将梅姐的腿举起来用单手并拢 斜挂在我右肩 特殊的角度与体位果然收到不错的效果 梅姐的淫叫也更放的开了我承认 我是腿控 看到穿着粉色高跟鞋美腿的梅姐小腿与脚踝因为持续的抽插在半空中晃啊晃的 这样情色的画面让我更加卖力「啊...太爽...太爽了...要到了要到了喔喔喔....」梅姐颤抖着弓起了腰 手抓紧了床单 迎向她今晚的第一次高潮「我到了...好爽...」梅姐喘着气 表情迷蒙 享受着高潮的馀韵「你到了我还没爽呢!」我笑道 起身将梅姐翻面 从后面进攻「啊啊啊...好深啊...喔...再来不要停啊喔喔喔...」「啊又顶到了...我...要不行了不行了啊...喔...」透过镜子看着被我抽插的梅姐 一路从肩牓 胸部 腰 臀部美丽的缐条我正侵犯着自己前女友的妈妈 让我感觉背嵴一阵酸麻就快要管不住子孙袋里的千军万马「不要停啊...喔...」可是我停了下来 带着梅姐让她靠在墙边?起她一只腿 再度插入「喔...顶到了...这角度...啊...」「这样不错吧 插的更深喔」挺起腰 我继续汗水在她脸上黏着一些发丝 淫叫声不绝于耳 还穿着粉色高跟鞋的美腿...「梅姐...我...要去了啊...」我加快了速度「一起...我们一起啊...都给我给我给我啊啊啊~~」「啊嘶...全给你了...」我抽了出来 梅姐跪坐在地上 一副满足的模样「还可以吗?」我扶起梅姐到床上 看着床边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光的衣服 但还是穿着高跟鞋 这画面像a片一样「老了 体力没那么好了啊...」梅姐带点优雅的韵味笑着 明明刚刚还那么骚「哈哈...哪会老啊...」我笑着 但梅姐好像有话要说似的看着我「...你那时跟小佳的事...我都知道了...」梅姐看着我「啊?」「梅姐你都知道了?」「是啊 当初是小佳不会想 才放走了你」我其实心情很平静毕竟那都过去了「毕竟 那都过去了」我起身点起一根菸 与梅姐轮着抽「你不怪小佳吗? 我如果是你的话真的不敢想像看到那画面会怎么样...」「怪也没用啰 我是备胎这就是事实啊」我苦笑 虽然在遇见梅姐之前小佳已经用身体好好的弥补了当时对我的亏欠不过看这样子梅姐只知道那难堪的往事 小佳似乎没向她妈提起之后的事梅姐起身 不发一语的看着我 面对着我走了过来 然后抱着「喂喂哭什么啊 我没怎样啊」肩膀热热的 湿湿的 怀中的梅姐身子抖动着「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她依然啜泣着吐出这句话我的心彷佛被刺了一下 再一下「别哭了 好吗?」我笑着擦了她的泪水 她也擦了我的眼角是的 我好像 爱上梅姐了不得不说我对眼泪攻势真的很没有抵抗力 虽然这是无意的但是只要碰到女生掉泪就怎么样也硬不起来 (当然 该硬的不会软XD)「那我就是你的补偿...」正说着 梅姐就用嘴舔向我的奶头手也不停搓揉我逐渐饱胀的肉棒窗户边 梅姐蹲着 正在卖力吞吐 我扶着她的头享受 脚踝的丝袜因为蹲下而皱摺高跟鞋依然还踩着 配上梅姐梨花带泪中有点淫荡的表情一路从睾丸往上 舌头与龟头交缠 偶尔轻咬一下 微微的痛更能刺激快感「啊...啊..要去了射了啊...嘶...」再度一股脑的 口爆了梅姐「呜...咕...不要浪费...」又吞了一次「你..真的很爱吞耶...」我喘着坐在床边看梅姐 她起身时的体态似乎在我眼中 已经不是48岁 是美丽的二八年华看着她在衣柜前东挑西选 总算选到了一件 套了上去我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宽松的黑色T恤盖过热裤 看起来就像没穿裤子 我看梅姐也不打算穿内衣了腿部曲缐在衣服衬托下更加白晰 脚下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的闪亮夹脚拖「我们去吃消夜吧」她蹦跳着在我面前 我知道 这是她内心小女孩的样子在我身边毫无保留的展现 「好啊」我笑着麦当当里东摸西抠 旁人眼里我们就跟情侣没两样 为了怕遇到熟人我们还特地跑远一点吃饱喝足回到家 衣服都还没脱就又开始马拉松式的性爱「啊...不要...不要停啊...喔齁...」 「要坏掉了...啊坏掉了...喔哦...」「啊啊...求你..求你都给我求你...」 「哦到了...又到了啊啊到了啊...喔喔....」做了那么多次 我们都累了 一起洗澡后我们相拥入眠闻着梅姐的发香 我很快就睡着抱着梅姐一整晚 她躺在我的左手上 下场就是中午起床后我的左手完全不能动对 我们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梅姐...我的手...」它举不起来「当然啊 让我睡了一晚不受伤才怪」梅姐从柜子里拿出药来我指着我的下面 「它也让你爽了一晚啊」「贫嘴!」梅姐笑了笑 脸红的样子好美我看着帮我推药的梅姐 穿着一袭白色薄纱睡衣或许是刚睡醒的关系 敏感的奶头在睡衣的磨擦下有些微的激突这样的景象让我跨下的小怪兽又有点蠢蠢欲动「干嘛你这个小怪兽」梅姐捏了一把 我又更硬了「还不都是你 一大早就激突来诱惑我」我没好气的说「什么啦...你...」梅姐话还没说完我就扑了上去「你又要了? 昨晚那么刺激...喔...啊...」手指轻抚梅姐的小穴 意外的多水「怎么这么快就湿了? 你也想要了吧?」我在梅姐耳边带点气音的说着「你还说你不是少女体质?」「想要我的肉棒吗?」「你看你的水那么多」我不停的用言语挑逗 看着梅姐的耳朵慢慢潮红 变成淡淡的粉红色「唔...我不是...喔嗯...啊...」梅姐扭着身子双腿夹紧双眉紧蹙我起身将梅姐背向我 肉棒早已硬的不像话 我故意在洞口磨擦着不打算进入「快点进来嘛...」梅姐扭着臀「进去哪里啊?要说清楚」我还是闪躲着「求你...肉棒进来我的小穴...填满我...啊...」梅姐回头着 表情迷蒙「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扶着梅姐 长驱直入「啊...好深好粗...啊喔...」「唿...梅姐你好湿...」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帘 为没开灯的房间提供光缐一对男女正在房里的床上 彼此交换着情慾与体液春色无边 这样的景像在我脑里转了几转 也没有刻意去营造这样的气氛但看起来就像A片一样刺激于是我单手将梅姐的双手往后勾 另一只手轻拍着她的翘臀让她上半身悬着 果然收到不错的效果 梅姐从淫叫变成了尖叫「啊啊这样不行啊啊好爽啊喔不要...不要停啊啊啊...」「太...太深了喔...啊啊...求你不要停啊啊...喔...」「唿...唿...梅姐这样好紧...我要射了...射了啊啊啊!」梅姐趴在床上喘气 我也躺着休息 因为射了太多次让我的小头感觉隐隐作痛「唉呀 这么晚了!」我看了时间 不得了 还得去载太座回来呢于是我给梅姐一个深到不行的吻 才依依不舍的回家「你这礼拜不用过来找我喔」梅姐「为什么?」我「因为小佳要回来啊 不想让她知道我跟你」梅姐「喔...好啊 这礼拜我老婆也没有要回去」我「那要想我唷」梅姐梅姐 传送了图片照片里的梅姐双腿交叉 刻意只露出南半球 脚下还踩着我最爱的粉色高跟鞋为了慎重起见 我还是把照片给删了 不过在删之前靠着照片尻了两枪这礼拜只好呆在家当个好爸爸好老公等啊等 忍啊忍 总算等到礼拜五晚上 又是被放生的状态跟梅姐一见面就先来个深深的吻 当然不是那种巴黎铁塔翻过来又倒过去的那种「等等..等等...」梅姐有点喘不过气「嗯?」我看着她拿出了一个袋子「先去换上 我们去吃个饭吧」梅姐笑着那是一套合身的衬衫 加上黑色的西装裤 还有一双皮鞋等我换好之后 梅姐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袭黑白条纹洋装 没有绑起来的长发 美腿踩着楼梯慢慢下来裙子的高度令人有无限的遐想「走吧」梅姐拉着惊呆的我 换上那双粉色高跟鞋十足的都会女子「给你开车啰」于是我上了驾驶座 载着梅姐「原来要去吃喜酒啊...」边开车边吃个豆腐 摸呀摸的也到了婚宴会馆吃饱了喝足了 梅姐提议到附近的公园走走消化一下「你都不知道你旁边的男人一直盯着你看喔」我「哈哈让他看啊又没关系 我可是让你干了呢」喝了一些酒的梅姐「哈哈哈」我们边走边聊 听着高跟鞋的扣扣声「我很喜欢这个声音耶 只要听到类似的就会开始找声音的来源」「喔? 那结果勒?」「当然也会有出错的时候 是男生的皮鞋声」说完我都笑了带点醉意的梅姐也笑了 看的我也醉了「我们回家吧」刚好走到车边 一上车梅姐就把高跟鞋给脱了 双脚翘高「啊好酸啊」梅姐按着她的腿 因为按压而出现皱摺的黑色透肤丝袜让我非常的有感觉「看哪里啊 专心开车」梅姐伸展着「你太辣了我受不了啊 穿这样是要逼死谁啊」「你喜欢吗?」「当然啊」一路上说说笑笑 也到家了 让梅姐先上楼洗澡可能有点醉了 梅姐洗完后就床上躺平熟睡 而我也稍微冲了一下在梅姐身边躺下我好像做了个梦 梦中我与梅姐裸体飘浮在半空中我们接合又分开 接合又分开 像是无重力般浮着彼此撞击 梅姐的脸虽然我看不清楚 但我知道她是愉悦的我也一样 感觉要射了 下一秒却又分开 想抱住梅姐却抱不到「嗯啊啊要出来...啊...出来...了!」我醒了过来 只看见梅姐在我跨下 正舔的津津有味「呵呵...起来了啊...你射好多呢...」原来是梅姐用口技叫我起床「呜梅姐你...」「你看」梅姐起身 用手挡住她像是刚浇完水的秘密花园「我好湿...」「它不会干了...」我起身 野兽般的扑倒梅姐「啊啊啊...好深好深...就是那里啊...不要停...啊...」「诶你老婆电话几号啊?」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我却答不出来 看着梅姐 我突然觉得离她好远 不知道为什么「...要干嘛?」「其实我很想...」梅姐吻了上来 「把你占为己有」「我...」被吻的说不出话来 还带着一些惊恐「哈哈哈哈看看你吓的 跟你开玩笑的啦」「唿梅姐这不是开玩笑的啊...」真是有惊无险「现在这样也不错啦...」梅姐又摸了上来 从大腿根部一直直冲「刚刚不是才...」虽然惊魂未定加上刚用完 但还是敌不过梅姐纯熟的口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真空吸引 再加上一些小技巧没多久就又给梅姐一个满满的口爆「呵呵...照单全收啰...」我坐在电视前半瘫在沙发上 有些脚软梅姐起身 从沙发后面拿出一个袋子「哇是NIKE鞋 还是情侣款耶」我拿了出来「想说我们一起去跑步吧 运动一下 对身体也不错喔」「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我看着坐在沙发上梅姐的大腿根部连着臀部的曲缐「听说常跑步的女生会很紧实喔...」我靠过身 伸手抚摸那湿润「唿...真的吗...啊...」手指已滑进了半根 于是再加上食指进入搅动闭眼享受的梅姐有了更大的反应 腰也拱了起来「怎么...有这招啊啊...喔...」「感觉怎样?」我稍微抽出又进入 还是没有停下动作 梅姐的水流了好多「好像有东西...在里面动...好痒...好爽...啊...啊...」「喔?是吗? 那这样呢?」又加上了大姆指搓揉小荳荳 梅姐伸手摀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啊...喔...不要停...要到...要到了到了到了啊啊...」我挺着早已硬到不行的棒子 对准了小穴插入 因为已经充分的湿润所以一下就到底了「喔喔...好深好深...啊...啊...」梅姐整个人抱着我 身体不停的颤抖「这样...这样会不会死掉啊啊啊...好爽...好爽...」我开始奋力的抽插 整个客厅回荡着梅姐的淫叫 也不管窗户有没有关沙发上湿湿滑滑的 都是梅姐的水我将梅姐翻过来用我最爱的背后式 勾住她两只手让她上半身悬空客厅里的全身镜里映出这样的景象 梅姐被我?起了上半身因为勐烈的抽插而不停晃动的美乳与长发 嘴里还不停的叫着「这样爽吗?」我扶着梅姐的腰「再来...再来...啊啊...顶到了...顶到里面了啊喔...」「呜...有感觉了...」我喘着气「你要用嘴巴接吗?」「射里面...里面...喔...不要拔出来...喔...」梅姐一阵夹紧 我的感觉更强烈 于是我又加快了速度与力道男人的力量 决定女人的音量 这句话果然不假「啊啊啊啊...要到..了...都给我给我啊啊...」「要射了...唷...射了...啊...」我奋力一顶 全部都灌进了梅姐体内还不肯给我抽出的梅姐 转过身与我接吻 好一阵子才让我离开她趁着梅姐上楼拿衣服穿 我偷偷的 将太座的电话号码 隐藏起来「啊啊...这样太刺激了...在外面...啊...」国小的操场上只有昏暗的灯光 照不到的大树后方 我与梅姐正挥汗着「谁叫你跑步的时候胸部晃的厉害」还有一双不属于这年纪的美腿 任谁都会多看两眼的不是?「啊...我不行...不行了...啊...」梅姐一只手被我勾着 另一手则摀着嘴总是不能让其他的人发现 这颗树后的活春宫「还有人在跑步喔 梅姐你确定要那么大声?」我感觉梅姐的小穴又缩紧了一些 太刺激了「呜...好粗...好深...嗯啊...」有感觉了 我加快了速度「啊啊...太快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啊...」梅姐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我则是一股脑的往梅姐体内 注入浓浓的精液「啊...全给你...了...唿...」我抽了出来 淫水与精液顺着大腿缓缓流下梅姐扶着树喘着气「原来野战这么棒...我到了好几次...」「梅姐喜欢野战啊...」我帮她清理着 「下次再去别的地方啊」「好啦小怪兽要喂我饱饱的」「再跑两圈吧?」「好啊!」这次我跟在梅姐的后面看着她的翘臀 大腿间还有些流出的精液跑的人不多了 倒是那些打篮球的男生看的不亦乐乎有正妹 不看白不看嘛「唷 看来你很受欢迎嘛」我追上梅姐在她身旁「啊?什么啦...」她笑着用粉拳搥我 我好像听到一些哀嚎「啊有槌子了啊」「干再看小心被打啊」「槌子在后面啦」我笑着看了看梅姐 她也嘴角带着笑最后我们冲刺着跑完 到机车旁 梅姐脸红红的简直美极了「我想吃咸酥鸡」梅姐跳上了机车拍了我的肩「不行」我发动「刚跑完吃那东西就白跑了 会更胖喔」「蛤~~」「喝个运动饮料吧走 我们去买」梅姐抱着我 穿梭在大街小巷里 其实我并不想那么快停下来已经过了好几间便利商店 梅姐似乎也看穿了 抱我抱的更紧最后我们来到一间小七 在外面坐着喝「我的电话」是太座 简单的交代一阵后 我回座看着梅姐看不出来的表情 应该是吃醋吧我想 但我也没问这下换梅姐的手机响起 是小佳 我喝着饮料看着梅姐讲电话美腿在我面前翘着 诱人的曲缐一览无遗「讲完了」梅姐喝了一口饮料「那我们回家洗澡吧」我们跳上机车慢慢的骑回家「我们一起洗」到家后梅姐拉着我进浴室 互相帮对方的身体洗了个干净也挑起了火热的慾望「你喜欢那些男生吗」「想要嚐嚐被凌辱的滋味吗」「不要...我只要...你的肉棒...啊...又顶到了好深...」「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这礼拜小佳要回来 不能陪你了」「哦? 怎么突然想回来?」「带新男友给我看啊」「喔...」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一天 令人沮丧的那一天梅姐似乎也发现我的不对劲 赶快转开了话题「我跟你说 我那卖衣服的朋友从日本带回来几套衣服跟丝袜 下次来穿给你看喔」「好啊 我可以先看丝袜吗 听说日本丝袜高品质喔」「那当然 要照顾我的小怪兽啊」讲完电话没多久 马上就有好几张照片原来梅姐早就拍好了 有双腿交叉的 翘着脚的 配上粉色高跟鞋而且梅姐好像又多买了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着实让我的眼睛吃个饱 但为了我的生命安全 还是忍痛把那些照片删了不过我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尻了几枪 陪我渡过平静的周末过了一个平淡的礼拜 太座的公司因为内部整修而休息三天她决定回南投好好放松陪她家人 理所当然我又被放生想一想这几个礼拜下来我与梅姐就是不停的做爱做爱做爱总该找点事情来做 于是我着手与梅姐进行一趟花东之旅我找了间可以看见海景的旅馆 白天跑景点 晚上做爱在房间里我们一丝不挂 除了梅姐脚上的高跟鞋 我让梅姐趴在窗边我将梅姐放在梳妆台前 或者靠在衣橱旁 地板上 浴室里甚至让她扶着房间门口 每一次的性爱都像许久未见的恋人般激烈「想不想试试肛交」一场大战后 我躺在床上看着坐在沙发里的梅姐翘着腿 美丽的高跟鞋晃啊晃的抽着烟「真的假的 不好吧」梅姐有点胆怯 但好像也有点跃跃欲试「试试看啊」我起身从行李拿出一个小包包 里面有润滑剂跟凡士林还有我与梅姐从没用过的保险套 到浴室里一阵清理后 我让梅姐躺在床上用嘴从脖子 锁骨 腹部一路往下让她放松 最后再刺激她的肛门「啊...那里好脏...不要这样...啊...好...好奇怪...」我看着闪闪发亮的肉缝 梅姐的淫水流了不少「是时候了」将梅姐翻身 我挺着早已肿胀的肉棒 准备迈向更刺激的领域做好了准备工作 抹上凡士林 我一点一点的往前挺进「啊...好奇怪...啊...好痛...好痛...」梅姐喊痛 于是我停了下来「很痛吗」 「嗯...」 「那不要了好不好」 「......」在梅姐楚楚可怜的表情下 我放弃了这次的机会 毕竟要尊重她的意愿梅姐起身把我的套子抽掉 一口含住 像舔冰淇淋一样从头到睾丸「套子的味道好奇怪」整个房间只有梅姐啧啧的口水声 与我的喘息我跪在床上 梅姐趴着不停的吸吮 而我两手正刺激着梅姐的胸部梅姐腰身到臀部的曲缐刺激着我的视觉 来了「喔...梅姐...我要射了...啊...射了...啊...」口爆了梅姐 她还不肯放过我 我的精华她全吞下去了 嘴巴还没离开肉棒给了一个完整的清理口交「唿...」这下换我坐在沙发 抽起了事后烟 梅姐侧躺看着我「会酸吗 脱了吧」我指了指那高跟鞋「你喜欢看 我要穿着」「没关系的 脱吧」我走向梅姐帮她把鞋脱下放好 帮她按摩了一下从脚掌脚背脚踝小腿一路往上「想看吗?」 「嗯?」 梅姐将我推回沙发里拉近了床 帮我点了根菸而她背靠着床头 双腿张开 自慰我看着梅姐的手从腹部一直往下抚摸 手指停在她的荳荳上搓揉粉色的阴唇逐渐充血 梅姐也从气音转变成轻微的呻吟她慢慢的放入她的中指 一阵满足的叹息后开始抽插啧啧的水声与喘息声逐渐让房间里的气氛升温 我也不争气的翘了起来毕竟这样的视觉冲击与a片里的女优自慰不同 再加上以梅姐这样的年纪对性爱开放的态度也有反差「啊...啊...要...要到了...到了...喔喔喔...」梅姐弓起身迎接高潮我忍不住了 一个箭步向前抓着我的肉棒在穴口抹了几下「啊进来了...喔...啊...」我感觉小穴一阵阵的紧缩 梅姐也颤抖着身体加上先前的刺激 我竟然不到十分钟 就全缴械给了梅姐也因为太刺激 就算已经射过几次 这次的量还真不少乳白色的体液从小穴里泊泊流出 我与梅姐满身大汗 一起洗完澡后我们在床上相拥入眠偷吃真的要记得擦嘴 那趟花东之旅我与梅姐没打卡 没照片 更没有合照因为开的是梅姐的车 所以我的车子哩程数也没有异常的增加彷佛什么事都没有 太座那里在我出发前就先打预防针 说我要回嘉义看看亲戚跟梅姐的地下恋情也将近一年了 太座的夜班工作给我绝佳的机会当然该体贴的该做的还是不能少 总是要先安内再攘外说真的 快一年的时间我都没有碰老婆 虽然她也偶尔会试探我 但反而是我拒绝原因不外乎是怕她太累 我还有双手 还有不少的a片收藏等等至于梅姐 我想在满一年那天带她去吃好吃的 不管是餐厅还是什么终于那天到了 依然是美好的星期六 也按照惯例我们在前一晚大战到双腿发软我们玩了角色扮演 梅姐不知道哪儿弄来的衬衫窄裙护士服我们也玩了SM 让梅姐享受女王的滋味星期六我们也在床上厮混了一个早上 一直到下午我们才开始准备出门前往我早已订好的餐厅但是在出门前我总是感觉不对劲 非常的不对劲 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看了看手机 确认了老婆在南投的状况也没问题 这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讨厌「怎么啦?」梅姐也察觉有异 虽然手还不忘在我肉棒上搓了几下「没 总觉得怪怪的 有点心神不宁」怪怪的「还是我们昨晚太累?」「没啊 我还嫌不够呢」我的手也往她相对应的地方摸去「啊...不要...这样...我们出不了门...」「哈哈好啦」我放开了手 手是湿的「......」梅姐红着脸整理包包 订位的时间也快到了 不然还真想来一发「好了吗 走吧」我牵着梅姐出门一出门口 我就放开了梅姐的手 悬在心上的石头掉了下来小佳就站在我面前 带着我无法形容的 复杂的表情 而我从头麻到脚再麻回头「...我们...」我说不出口「我们...」梅姐也一样「...你们...」小佳绕过了我 她眼里含泪拉着梅姐回家 两扇门砰砰关上而我 在门口站了许久 没有脸没有立场更没有勇气按门铃转身走向机车 这影像竟与我发现小佳在别的男人身上摇的厉害的那晚重叠我苦笑 也笑掉了几滴泪后记「真的以为以后的时间是你陪伴 没想到留下的不是你而是遗憾」这是梅姐传给我的最后一则赖之后我被梅姐封锁 电话也不通 房子外贴着大大的"售" 而不是"租"如果是出租的话还有机会 用卖的这下什么都没有了「她们搬走啦」社区里的回收阿姨看着坐在门前的我「搬去哪里你知道吗」我?头「她们好像要搬去台南吧 说去那边的夜市人比较多」「少年ㄟ找她们喔」我没说什么 发动机车骑出了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