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娟的故事(一)火车上王美娟,二十一岁, 目前就读淡水某大学国贸系夜间部三年级。 白天由于没事,所以在一家贸易公司当行政助理, 日子过的还自在只是放心不下在当兵的男朋友--阿正。 随着暑假的到来,利用阿正休假三天的时间, 跟公司请了特休假两人一起回台南的家乡看看。 这天是星期一,两人相约在台北火车站, 由于大部份的学生还没放假所以两人运气不错都有座位。 这天美娟穿着一件红底白碎花的短袖长裙,实在是保守到极点, 但这却掩藏不住那迷人的三围︰34E2435 这也是在民风淳朴的乡下所能允许的衣着了。 一路上,两人甜言蜜语,倒也快乐。 随着火车一站一站地过去,过了台中之后,他们所坐的那一列车厢只剩5、6个人, 而此时阿正看四下无人于是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慢慢朝美娟那迷人的胸脯抓去。 「嗯……不要……会被人看到的……别这样……」保守的美娟一直拒绝阿正的挑逗, 但阿正不理会美娟继续玩弄美娟的胸脯,而另一只手手则向下面摸去。 而此时美娟一直用手在反抗阿正的挑逗, 但心里面 希望能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就在此时,阿正忽然从后面把美娟内衣的扣子给解开, 美娟吓一跳一把推开阿正,小声骂他︰「你要做什么?为什么把我的扣子打开?」阿正说︰「没什么, 只是现在没人想跟你玩亲亲而已。 反正到台南还有一段路程,而且自从上次收假到现在都没做过了, 已得到精虫肥大症求求你行行好,帮我消消心中的火吧!」美娟不敢相信的说︰「在这里做吗?别闹了, 不可能的打死我也不会做这事。 」阿正强忍心中的慾火,跟美娟说︰「不然你去厕所先把胸罩脱掉, 先让我摸胸部就好了剩下的再说,好不好?」美娟在阿正的哀求下, 心不甘情不愿的提着皮包走向厕所。 过了好一会,美娟低头又害羞的把皮包挡在胸前快速的走回座位。 这时阿正隐约看到美娟那美丽的乳头隔着衣服凸了出来, 看得阿正口水都流了出来。 等到美娟坐回座位后,阿正立刻把美娟抱在怀里, 双手立即就贴了上去而美娟只能闭上眼睛,任阿正玩弄她的双乳。 玩了一会,阿正把军中的夹克反披在美娟前面, 而从后面把美娟的连身裙扣子打开到腰际便把手伸进胸部, 恣意的玩弄雄伟丰满的双峰。 「好了,到此就可以,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阿正哪肯罢手, 尤其当过兵的都知道连母猪都赛貂蝉,何况在眼前是如此的性感尤物。 他不理会美娟的抗议,不但没停止,反而将另一只手伸进神秘的三角地方搓揉那敏感的地带, 而嘴唇更朝脖子、耳朵等性感带进攻。 不一会,美娟果然敌不过温柔的攻势而渐渐崩溃, 此时阿婆时代穿的内裤也不知何时被褪去此时的美娟除了那件连身裙外, 可谓已一丝不挂。 在原始慾望的侵蚀下,只见她喃喃自语︰「阿正……我受不了, 给我吧……给我你的大鸡巴吧!」阿正一摸肉洞 不得了!那浓密的桃花源已经泛漤成灾。 阿正把手指插入,开始慢慢抽送,还好外人没看到, 不然准被指指点点。 随着手指的慢慢加快,美娟的快感慢慢加速, 而轻声的呻吟变成沉重的喘息,嘴巴也开始胡说八道起来︰「好阿正……就是那里……嗯……嗯……好舒服……不要停……再用力一点……」阿正没想到美娟也有这么淫荡的一面。 就在此时,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他要把她训练成一个既性感又淫荡的女人。 美娟的故事(二)火车下平常,美娟跟阿正做爱的地方都在自己租的房间里, 而且连高潮都不敢叫太大声但今天却反常的一直想大叫, 「难道我会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美娟不敢想下去!随着阿正灵活的手指在美娟的小 抽插活动下 终于……达到了高潮……「你坏死了!不是说好只是摸摸而已?可是你却把人家弄成这样 等下回家怎么办?」美娟害羞的说。 「你去厕所冲冲不就好了?」「那你把人家的内裤拿来, 不然裙子会湿掉让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小姐, 你有没有搞错!你已经爽过了可是我却没爽到呢!」「那你要怎么办?该不会你想在这解决吧?」美娟不安的说, 怕阿正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举动。 「你放心,我是那种人吗?我是说我们一起去厕所解决。 」阿正不怀好意的说道。 「那你有带套子吗,没有的话你想都别想!」「有有有……」阿正不耐烦的说, 说完便拉着美娟的手走向目的地。 美娟于是拿着包包遮住下面走在前,为的是怕有人会看到浓密的黑森林, 但遮得住下面却又遮不住上面两颗坚挺的乳头因刚刚高潮的馀波荡漾及怕人看到的心理作用, 产生兴奋异样感觉而不安份的凸出来远远看去就知道里面春光明媚。 但谁都想不到却是这样的真空状况,若有人的鞋子上有镜子, 保证看了会喷鼻血!话说两人走到车厢厕所的门口 看看四下无人两人推了门进去,马上把门反锁, 阿正便迫不及待的把早已兴奋的小正掏出要美娟问候它。 带着浓烈的尿骚味,美娟不甘愿的含下那不算短的小正, 虽然技巧不好但阿正却乐在其中,因为谁叫他现在在当兵, 所谓「有洞可插直须插莫待无洞空打枪」是阿正至理名言。 而阿正的手也没闲着,一把翻起长裙,解开在背后的扣子, 两只手分别朝两个大汉堡及小 进攻。 「嗯……嗯……嗯……大鸡巴好爽,你舒不舒服?」美娟无法答话, 只希望赶快结束可是阿正像是不配合的一直不肯满足。 忽然阿正把美娟反转过来,双手架在厕所对外的窗口, 屁股对着阳具就要插入。 「你干什么,套子呢?」美娟大喊着。 「我骗你的,我根本没有。 你想当兵的人怎可能把那种东西放在身上?」「那你还敢做, 你不怕有小孩?」「别怕我不会射在里面的。 」说着说着,就把受不了的小正顺着大量淫水的小肉洞插入。 「嗯……好舒服,看小娟多么欢迎小正的到来, 嘴巴说不要可是口水流满地。 」「啊……啊……啊……快用力些……就是那里……再深入一点……好哥哥, 你插得人家好爽没想到在火车上做会这么爽。 快……再来……再快一点,我要高潮了……喔……喔……要去了……啊……去了……」美娟像是虚脱般, 整个人靠着窗口。 「各位旅客……彰化站……彰化站到了……到彰化的旅客请准备下车……」「阿正, 别做了会给人看到,快停止!」美娟像是已经被人抓奸在床一般紧张的叫着。 但此时阿正正在兴头上,哪肯放手,只叫她把手遮住窗口透明的部份。 美娟看阿正没有停止的意思,只得照做,不然真的被人看到之后就不知如何做人了。 由于美娟用手遮住了窗口,这样一来,从外面就看不清楚里面在干什么好事了, 更方便为所欲为。 随着火车再次开动,阿正配合着火车颠簸的频率规律的抽插着, 他发现这样不但非常省力而且更快使美娟更容易高潮。 「啊……啊……你的小 真是紧喔……好想就这样一直插到台南, 你说好不好?」「别说这么多……喔……喔……小 快要被插烂了……」不知是不是爽过头了 平常淑女的美娟居然已不顾形象的胡言乱语只见头发乱成一团, 双脚打得更开让小正能干得更深。 「喔……对……就是这样……别停……我要上天了……啊……又丢了……」终于在这种既害怕、又兴奋的快感中, 阿正把早已蓄势待发的子弟兵全面攻进玉门关︰「啊……啊……喔……喔……我要射了 啊……啊……射了……射了……好爽……好爽……」「阿正……快拔出来……别射在里面……我不要怀孕……不要小孩……」但为时已晚……「你今天怎么一直不守信用!万一真的有小孩怎么办?」「没关系 待会下车后去屈臣氏买事后避孕药吃就好了。 」阿正一副满足的样子不在乎说道。 就在美娟想把内衣裤穿上时,阿正一把抢去……「你干什么?快还给我, 别闹了!」但阿正像是在捉弄一般开玩笑的说︰「你这样很好看, 而且等下说不定我又想要的时候你就不用再脱一次了。 」说完后便自行出去回到座位上,留下欲哭无泪的美娟。 一路上,美娟就这样保持「真空」状况, 而阿正心里正在开始计划下一步的训练计划而单纯的美娟只是恨恨的看着阿正不发一语, 希望赶快回家……美娟的故事(三)完结篇之吾家浪女初长成有人说 在台北谈恋爱没去淡水看夕阳就不算是谈恋爱。 也有人说,想跟妹妹发生关系最佳的所在,就先陪她去淡水河看夕阳, 尤其是在秋天的黄昏那晚霞馀晖真是美煞人了;之后再去附近的爱融MOTEL里Q&K一下, 保证水到渠成万事OK!而我们的美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失去了第一次……此话略过不提。 话说美娟自上回从台南回台北后,发现阿正已经变了, 变得有些奇怪应该是说有些变态,常常会对她有些奇怪的要求, 例如︰有时会要美娟不穿内衣只着T恤上街或是穿长裙不穿内裤去7-11买东西……这种动作让美娟很不能接受, 因为个性保守的她就连睡觉也要穿着内衣裤, 外面也一定要是睡衣长裤才能入睡。 而自从阿正回到军中后,也不知上辈子烧了什么好香, 或是有去关说居然调到了一个可以有隔周休的单位, 而且每周三跟人家军官一般有散步假。 这样一来,阿正有空就会往美娟那跑,所以也就加快他心中的训练计划。 又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美娟下班一回到家, 就接到阿正的电话︰「喂!美娟吗?待会我会去你那 你到淡水捷运站接我。 记得,不要穿胸罩喔!BYE!BYE!」「喂……阿正……喂……」不等美娟答话, 阿正就把电话挂了。 「WHO BIRD YOU!」美娟对着已挂的电话生气的说着。 算了算时间,美娟故意穿牛仔长裤及T恤, 把身体包得像端午节的肉粽般。 即使那天是32度的高温天气,看到阿正,美娟立刻上前接他。 阿正看了看美娟,不高兴的说︰「小姐, 你不会热死吗?你忘记我交待的事吗?」「我没忘 只是我不要那样你不要再逼我了,不然我会翻脸。 」其实阿正早知道结果会这样,只是在试探她, 并了解进度到哪看来是完全没进步。 为了化解尴尬气氛,阿正只得放下身段,好言好语哄着美娟上车回家再说。 一上车,阿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往每天睡觉都在梦想的34E的大胸脯抓去, 摸到了熟悉的感觉心中着实满足。 但美娟却吓一跳,摩托车差点摔倒,大叫︰「你在做什么?很危险!你知不知道!」一回到家, 阿正一把抱住美娟就往嘴唇吻去美娟推开阿正, 生气的说道︰「干什么这么猴急?况且你全身都是汗水 先去洗澡吧!而且我同学现在正在我的房间里 被看到不好。 」「不管,好不容易才有放假,憋了好久, 已经不吐不快。 」说完,便拖着美娟往另一个空房间走去。 因为美娟是跟同学一起合租一层,是一间三房两厅两卫的大楼, 而现今只剩一间空房没租出去。 进了房间,阿正便迫不及待的脱去自己的衣物, 并像强暴美娟一样强行脱去她全身的衣物。 「别那么粗鲁,小心我的衣服。 」阿正像是没听到,只管强吻美娟的嘴, 胸一直往下面亲去。 「啊……啊……啊……轻点……你弄痛我了, 别……别……别再这样了……我不跟你玩了……走开……」美娟受不了阿正的粗暴行为 急着推开阿正阻止他继续下去。 奈何阿正正值壮硕的体格,那强而有力的双手不但不放开, 反而抓得更紧不让美娟有任何反抗的机会,早已雄壮的阴茎正在美娟的美 洞口摩擦着。 随着美娟容易敏感的体质开始反应,小娟不安份的口水慢慢的从股间流出, 小正早已准备好提「枪」快跑前进一下就将蓄势待发的老二整根没入了日思夜想的肉洞中。 一面插着,口中一面唱着︰「插你千遍也不厌倦……干你的感觉像三月……」「喔……嗯……好舒服……就是这种感觉……你这婊子的美 总是这么紧, 我看你是需要我这样干你、插你吧……」「啊……啊……好阿正……让我高潮……就是这样……别停下来……」忽然 阿正停了下来然后把她翻转过来,用狗爬式从后面干着美娟︰「怎样……爽不爽?」「啊……啊……啊……好小正……小娟要你……永远的要你……啊……再来……再来……我又丢了……」人家说当兵的人没什么长处, 就是体力特别好在阿正抽插了半个小时后,突然把湿淋淋的老二就往屁眼里塞。 「你干什么……啊……好痛……快停止……」美娟突然觉得屁眼一阵的撕心欲裂的感觉传了上来, 不禁大声叫了出来。 而这下惊动了在隔壁的室友,赶紧跑到门口看发生了什么事?而此时阿正也因为吓到而立刻射精出来。 「美娟,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不紧?」「没……没……没什么……只是看到蟑螂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别担心。 」室友看没什么事就回房间了。 只见房间内,美娟泪流满面,床上还流着自屁眼流出的精液, 而此时阿正正安慰美娟︰「别哭了……我只是一时冲动 想看看插屁眼是什么感觉希望你不要介意。 」晚上,两人一起去士林夜市吃饭,逛街算是陪罪。 逛着逛着,阿正看到一个摊位摆出一件粉红色的肚兜, 只用四条细绳子绑住而下面搭配一件白色的迷你裙。 当下阿正要美娟试穿,不穿还好,一穿之下, 简直比路边的槟榔西施还要辣手从后面看是全空的, 而前面因为是低胸的几乎包不住唿之欲出的两个大汉堡。 看到下面更让人看了会想打手枪,因为那迷你裙仅仅包住浑圆的臀部, 只要一走动裙下的内裤便会露出,看得一清二楚。 当场阿正就买了下来,并且要美娟立刻到肯塔基的厕所换上, 并又买了一双浅蓝色的细绳高跟鞋搭配。 果然,当美娟从厕所出来时,所有人的眼光为之一亮, 一大堆色眯眯的眼光在美娟的身上瞄来瞄去好像就想扑上去大干一番。 美娟一直紧紧的躲在阿正的怀里,而阿正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 回到家后,美娟迫不及待的想换下这一身暴露的服装, 但阿正却要美娟一直穿在身上并好好的欣赏。 第二天星期日,一大早阿正便和美娟一起去东区逛街, 当然还是穿昨晚买的那套服装。 一开始美娟万分的不习惯,尤其没穿胸罩又没贴胸贴, 两颗粉嫩葡萄干硬生生不乖的凸了出来羞涩的她, 只能头低低的跟在后面。 但隔了一段时间后,美娟发觉她已习惯了这种目光, 而且打从心里爱上了这种感觉。 就这样,美娟开始注重打扮自己,甚至在上班时也常常故意不穿内衣裤, 任由同事欣赏隐约看得到却吃不到的春光。 而且美娟也开始丢掉那些过时的阿婆时代的内衣裤, 而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套性感内衣裤红的、花的、黑的、蕾丝透明的、丁字裤, 有时还会跟阿正去情趣用品店买各式各样的用品包括按摩棒。 而且渐渐的,美娟也不排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跟阿正做爱, 或者在阿正没空陪美娟时就找别的男人做只要美娟想要时。 而阿正也非常满意他的训练成果,阿正跟美娟的日子就这样在当兵跟读书中渡过。 。